成都征婚相亲-成都征婚、四川征婚就来成都正规征婚线下婚介机构
成都征婚相亲-成都征婚、四川征婚就来成都正规征婚线下婚介机构CCTV央视网婚恋行业合作伙伴-成都最好的征婚相亲服务机构
首页 红娘老师征婚新闻喜结良缘免费注册爱情日志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情感天地
成都的婚介所-握不住的沙
发布时间:2019-05-01     作者:成都王老师婚介

成都的婚介所-握不住的沙

据统计仅仅是我们大成都地区就有着4,5百万的单身男女,而且随着如今社会离婚率的升高,更是加大了单身人群的基数。在成都包括四川地区乃至全中国都存在着大量的单身或离异男女,这部分人不是不想结婚,而是因为各种原因难以找到合适的对象,无奈自己也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没有广泛的交际圈,所以一直耽搁着,而能完美解决这个问题的就是找一家靠谱的婚介机构,帮助单身的朋友们解决个人婚姻问题。

成都王老师婚姻介绍服务中心就在成都市中心地段,交通方便,不论你是在成都主城区还是成都二、三圈层居住工作都可以选择我们,我们这里有很多单身或者离异或丧偶的征婚相亲男女,我们的会员有各行各业的也有各个年龄段的。爱情是不分年龄不分职业不分距离的,只要两个人在一起能相处融洽幸福就好了。

婚介属于服务业,而服务业最看重的都是服务质量和服务态度,所以服务费标准自然也是有高有低,成都王老师婚介所的红娘老师们都有着多年的婚姻服务经验,在婚恋行业工作了10几年,有着丰富的介绍匹配经验。对于服务这块每个机构都有着自己的收费标准,但是都会根据你自己提出的择偶要求来定制,现在的婚恋都属于定制匹配相亲,红娘老师会衡量你的服务难度以及你自己需要的服务期限给出一个合理的服务定制费用。就好像现在结婚的人选择婚庆是一样的,每个人的婚礼都不一样,价格也是根据自己的需求来定的,但是我们可以保证的是,你只要选择了我们,我们就会用心为你服务,口碑的发酵是我们最需要的。

在此之前,我们建议你可以先跟红娘老师进行一个初步的了解沟通,说说你的个人情况和择偶标准,红娘老师会根据你的自身情况和择偶要求对你进行分析和定位,如果你觉得满意你再来参观考察,我们不强迫人选择我们,我们希望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打动你。至于费用,主要是根据你的要求和服务期限来定制,我们的服务是实打实的,收到很多成功会员的好评。为了自己的幸福,你也不用过多介意和犹豫,很多人一开始都觉得不好意思难为情,但当你勇敢的迈出第一步你会发现幸福离你越来越近,所以为了自己或家人朋友们的幸福你得要鼓起勇气,我们的红娘老师随时等着你。


推荐阅读:

“红树青山日欲斜,长郊草色绿无涯。”

在这样一个万紫千红,鸟语花香的季节。实在是适合读一首情深似海,如痴如醉,地老天荒的情意绵绵之爱情诗。

可是,顺手翻开书页,竟然是谢希孟的一首《卜算子》:

双桨浪花平,夹岸青山锁。你自归家我自归,说着如何过?

我断不思量,你莫思量我。将你从前与我心,付与他人可!

谢希孟,又名直,字古民,号晦斋,灵石人。24岁文名蔚起。人称“逸气如太阿出匣。”在世人眼里,他是天上降下的奇才,受到学者楼钥的器重。南宋淳熙十一年进士,历任大社令,大理寺司直,奉仪郎,嘉兴府通判。是才华横溢的学子,也是一个放荡不羁,随心所欲的风流诗人。早年师从大思想家陆九渊,后来又与浙东学派陈亮、叶适为友。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行事不法,周公无志也;立言不法,孔子无学也。”后来仕途多舛。

人生不如意八九,当一个人失意,梦想破碎,身处低谷时,有人洗却名利浮华,敬慕修道。有人看破红尘,隐居山林,淡看落日烟霞。“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

谢希孟来得率真,直接沉醉于听歌买笑的浪漫生活。活脱脱一个北宋柳三变的翻版。或者说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不但沉缅秦楼楚馆,还轰轰烈烈爱了一场。某日,一名陆姓歌女浅笑嫣然,袅绕着向他走来,惊艳了他的时光。她那一低头的温柔,更是胜过人间百媚。带走了他的地老天荒。他对她一见倾心,似乎辗转千年,只为这陌上的初逢。

自此,弱水三千,他只取一瓢饮。那一段时间,爱的花瓣,倾城绽放。一缕情丝,斑斓着他前世今生的爱恋。历经情海沧桑,受尽世态薄凉的歌女,又怎不独吟: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又怎不渴望从此紧握这双手,将整颗心放进。静看春花秋月,静守花开花落。

那一段时间,谢希孟也算是爱疯了。郎情妾意,生死相许。情意绵绵,暖了唐诗宋词。竟然在临安城排除众议,一砖一瓦地建起了有名的“鸳鸯楼”。尽管,此楼一建,议论纷纷,说长道短。陆九渊先生更是痛心疾首,责备他有愧于理学。才思敏捷的谢希孟即口咏出一首《鸳鸯楼记》:“自逊抗机云之后,英灵之气,不钟于世之男子,而钟于妇人。”用陆氏4个祖先来贬低陆九渊“象山学派”。

“鸳鸯楼”建好了,陆歌女成了世间最幸福的女人。从此,她的千娇百媚只为他一人绽放。临风对月,舞尽芳华。氤氲花香,柳韵浮动。醉心的感觉,溢满心房。握一束温暖,捻一指墨香,期待着一生一世的美好,渴盼着一生一世,安守在这鸳鸯楼里与谢希孟羌管弄晴,菱歌泛夜。

然而,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忽一日,不知谢希孟是听了孩童吟诵“床前明月光。”低头思起故乡来。还是读到了李白的忘年交贺知章先生的“少小离家老大回。”总之,某一日,他突然就想家了。并且,此情一发不可收拾。最不可思议的是,之前他没给陆歌女任何征兆,更不用说商量,安抚。他选择了不辞而别,悄然归去。当陆歌女惊觉,飞速追到江过,撕心裂肺地痛哭,痛彻心扉地挽留。他却毫无怜惜之情,往日的温柔多情全然不见。匆匆写下“双桨浪花平,夹岸青山锁。你自归家我自归,说着如何过?我断不思量,你莫思量我。将你从前与我心,付与他人可!”飘然而去。

不知是谁说过,多情人必无情,一旦转身,决不会再在私情上多做停留。这样一个美好的午后,四月芳菲,一切如诗如画,和风,暖阳,蝶舞,花香袭人。突然听到谢希孟对曾经执手相看的爱,说出“我绝不会再想想你了,你也别惦记着我了,把你对我的那份心交给别人吧。”的绝情话,只觉周身发冷,心顿时碎了一地。

我不知陆歌女如何度过那花非花,梦如烟的余下时光。人生苦短,转眼青丝泛霜。本以为这一恋,便是白头之约。本以为,无论红尘几度轮回。岁月依旧风情万千。谁知,回忆的尽头,自此孤灯独守。爱人成陌路。

爱过,就真的自此了然无痕,说忘记就忘记,说删除就删除么?痴缠过的爱情,终能随风成尘么?有一天,当他站在花丛中,倾听花开的声音的时候,可会想到一个远方翘首的女子?

我不知道,穿越时空隧道。我只是蓦然想起了弘一大师李叔同和他的日本情人雪子。雪子认识李叔同的时候,李叔同已有妻。但是爱是一场茶靡花开的绝艳,一种地老天荒,生死两相许的情愫。自那一年遇上李叔同,雪子便认定李叔同是她爱情世界里的真命天子,甚至不远千里,从樱花树下,随他飘到异国他乡。最初的几年,雪子是幸福又快乐。李叔同对她疼爱有加,执手相看,缠绵于蓝天白云下,誓言于青山绿水,柳丝娉婷间。雪子认为,这一爱,便是一生。不离不弃,相守白头。她愿为他素衣清颜,相守天涯。自此,他们一个为一个红袖添香,一个为一个挥毫泼墨。

然而,也是某一日,李叔同忽起出家之心。他要将对雪子的爱,升华为对天下苍生的博爱。他博爱了,成了一代高僧。雪子的魂却断了,心,也碎了。

或者说,雪子的心碎得比任何人都彻底。李叔同若爱上别人,她还可以在寂寞的缝隙里,期待着某一个晨曦,世界的太阳再升起,李叔同再次脉脉温情着向他走来。耐何,他是离了尘世的烟火,走进了博爱的佛缘。他与红尘的缘份只有38年,与雪子的情缘,只有短短8年。任是她悲痛欲绝,任是她撕心裂肺。再也没有回头路。从此,他成了她最艰难的修行。从此,再也没有谁陪她倾听花开的声音。她和他的爱情,如那花瓣,悄然展开淡红色的外衣,徐徐张开,然后舒展,然后猛地怒放,再然后,颤抖着,痛苦着,挣扎着,一片片,凋谢。所有的美丽转瞬成空,所有的情愫灰飞烟灭。一弹指,八年刹那,一刹那,2920个日夜。飘落在声声木鱼中。他在抵掌合眉,梵音袅袅。她静立佛外,在隔世的柔情里,千回百转。

生死离别之际,素食店里,此时变身为弘一法师的李叔同,甚至都没抬头看雪子一眼。饭后,雇一叶小舟,决绝地辞别回庙宇,始终没有回头。一如徐之摩的那着诗:“轻轻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佛门清灯,可渡天下苍生,却渡不了雪子的痴情。从此,即使雪子望断天涯路,那人,却再也不会走在来时的路上。

尘世的凡夫俗子,面对大家与小家的取舍,总是鱼和熊掌艰难决择。然而,李叔同不是凡夫俗子,他是一代高僧弘一法师。所以,他是果断的,干脆的。他没有情难自禁,他没有难以取舍。任是雪子百转千回,跑到虎跑寺求见最后一面,他也是绝情相拒,一任雪子悲恸数日。

李叔同走了,守着菩提,从此与雪子的前世今生来世无关。

谢希孟也走了,归隐居灵石,这一世,从此与陆歌女成陌路。

雪子也走了,伤心起身,一如那断线的风筝。从此杳无音讯。

陆歌女也走了,空留下世人的长吁短叹。

我突然有一丝恍惚,陆歌女之后,雪子之后,下一个,是谁?

自古多情伤离别。有情自被无情催。难道,感情,终是握不住的沙?


情感天地 更多>
喜结良缘 更多>

商务合作
帮助中心
真情服务
找对象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即关注
地址:成都市金牛区
Copyright © 2008-2018 成都梦幻人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蜀ICP备18016030号-1